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杂交牛养殖 » 正文

出轨的女人内心自白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22 19:11:44  

  午后鸳鸯茶,是一个茶馆的名字。

  它坐落在我单位楼下的拐角处,面积很小。

  不忙的时候,我通常都会去那里喝茶和晒太阳。茶不贵,都是陈年的茶叶。我选择那里不是因为它的生意兴隆,相反,这里通常都是很冷清的。

  我正是喜欢这样。

  静静的坐在靠窗的位置,多数的时候没有人理睬我。我喜欢眯着眼睛透过玻璃看太阳。暖洋洋的,心无旁骛的一个下午便过去了。

  茶馆的老板是一个女人。

  看得出来,她来自于南方。温婉娇弱,很小巧玲珑的样子。她不太会做生意,自己做跑堂。来了人便只会笑,往往笑了半天,也不知道该介绍些什么东西。

  一个地方去的久了,慢慢的就会对那里的人感觉很亲切,好像认识了很多年。

  开始的时候,她也对我笑,搞的我很莫名其妙。后来,渐渐的习惯,她便不再招呼我,只是互相点一点头,她轻声的问一句:“还是那些吗?”我微笑便可。

  偶尔,我们还聊聊天。我知道她来自于一个江南小镇,有个孩子,丈夫在上海。聊的多了,我一直有个疑问,她为何独自来到这个地方?问她,她笑笑不语。我便不再问。

  不知不觉,我们成了朋友。

  十月末,第一场秋雨来了。

  心情莫名的不好,我结束手头的工作,一个人来到茶馆喝茶。

  茶馆照例很安静,老板没在,一个平时沏茶的小姑娘招待我。我并没有很在意,只是呆呆的看着窗外。

  雨不大,稀稀拉拉的藕断丝连。天空依旧灰暗,整个城市都弥漫着悲伤。心情浸淫着蒙蒙的细雨,显出格外的绝望与压抑。

  这样的天气,唯一适合做的,便是回忆。

  突然,一阵的吵闹打断了我的思绪,吵闹中还夹杂着女人的呜咽。

  我很好奇,茶馆里很少这样。

  声音来自于茶馆唯一的单间。很快,有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冲了出来。首先是个衣冠楚楚的男人,干净的衬衣,整洁的领带,精致的西服,无处不彰显着他的成功与自信。

  只是此刻,他铁青着脸,怒气冲冲的瞪着随后出来的那个女人。

  那女人竟是茶馆老板。

  她满脸的泪痕,可是一言不发。男人指着女人一字一顿“希望你慎重考虑我的建议,这样对你、对我、对孩子都好!我现在走,请你尽快给我答复!”

  说完,他径直走出茶馆,钻入门口的车里。

  车疾驰而去,留下那个悲戚的女人。

  我无语,只是默默的注视着这一切。对于这个庞大的钢铁森林中每天注定发生的感情悲喜剧,我宁愿选择麻木。

  安静,茶馆内恢复死一般的安静。那女人转身去了洗手间,不多时,一个秀丽平静的女人就重新出现在我的视线中。

  她缓缓的走到我的面前,依然是那平淡的笑,“不好意思,陪我聊会天好吗?”

  我点头。

  她并没有着急坐下,而是安排那个沏茶的小姑娘把窗户的珠帘拉下,把灯打开。然后,打发小姑娘下班。最后,她自己给自己沏了一壶茶,才坐在我的面前。

  “没事吧你?”我问道。

  “没事,谢谢你。”她给我倒了一杯她的茶,“今天别喝绿茶了,喝我这个吧。”

  我拿起茶杯,抿了一口,很苦。“苦丁?”

  “恩,我很喜欢。你试试,习惯就好了。”

  “好的。”

  些许的沉默。

  “很奇怪吧。”她问我。

  我注视着她,没有说话。

  “他是我丈夫,来找我回去的。”她也开始注视着我,“我不知道为什么要讲给你听,也许是我要走了,不会耽误你吧?”

  “不会,”我摇头,“只要你没事,我不介意听你的故事。”

  “故事?”她自嘲的摇摇头,“有时候,我到宁愿是故事。”抿了一口苦涩的茶水,她开始展开她的故事。

  来这个地方之前,我一直在那个小镇生活。很平静,也很平淡。他在上海,搞房地产开发。很忙,大概一个月才回家一次。我们有个女儿,特别可爱,我那时生活的中心就是围绕着她。

  我们的生活很富裕,很多人羡慕我。其实,没人知道,从女儿诞生那天起,我和他便再也没有夫妻生活了。很奇怪,我确信他在外边也并没有女人。也许是都太熟悉了,我对他再也没有吸引力?为此,我们吵过很多次,也无数次的说到分手,因为孩子,都不了了之了。

  “恩,每个家庭其实都差不多的。”我插了一句。

  也许吧,有的时候很想能够再回到从前,回到他宠我的日子,可这种幻想只限于没看到他时。看到他人时,就会觉得这个男人好……脏,我不知道怎么会用这个词形容,虽然我真的是很相信他没有别的女人,相信他真的是不行。

  后来,我不再纯洁。有一年的情人节,他什么礼物也没有,人也是到了凌晨两点回来。我便上了我们地区的聊天室,一直聊到凌晨两点……。

  他是一个甘肃的男人,两周后我们见面,然后直接去开房。在这之前,我还不知道有“一夜情”这样的说法,不知道什么叫房。不然也不会那么傻呼呼地跟着那个男人走。但我确实也很喜欢他,一度以为甚至是爱上他。其实直到现在我也还是很想他,他在我们那里的时间很短,一个月,我们每个星期天都在一起,一天都在房间里,四个星期天。而且那时我还给他拍照片。

  呵呵,现在还有这样一夜情的女人吗?

  “你已经不属于一夜情,你在出轨!”我的目光有一丝冷峻。

  她没有察觉,自顾着往下说。

  是的,心和身体都在他那里。他离开时,我还哭了,背过身去,泪流在他手臂上,他当时其实知道,但装作不知道。后来他告诉我当时就知道一定要结束了。他当时是想一夜情的,没想到遇上我这种很笨的女人。他也说过喜欢我,或者是当时喜欢我,反正这些都不重要了。他走后还联系了一段时间,后来他就慢慢的消失了,他换了手机,我就再也没有他的消息。

  “这是你生命中的插曲,为什么会觉得你先生脏呢?”我很无奈,又有一丝奇怪。

  是呀,很奇怪。我也不知道,我自己做错了,却没有愧疚的感觉,反而更厌恶他,我经常会一个人莫名其妙的躲在家里大哭一场,我恨他,恨他带给我这样的一个婚姻,我本来可以很简单地生活着,可现在一切都已经面目全非。

  然后在经历过第一个男人消失后的一段很痛苦的时间后,我认识了第二个,苏州的。这一次是很真正的堕落,因为我既不喜欢他,就是想报复谁似的。可是,激情的时候想的还是那个人。

  “这只是欲望,为什么要这样?”我忍不住质问道。

  有一段时间,我收短信都上瘾,就是因为他以前会在短信里说很宠女人的话。他消失后,我进聊天室认识很多网友,不想聊什么,就告诉别人手机号码,让他们发短信给我,病态吧?呵呵。

  她并没有理睬我的质问,只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。

  真的很奇怪,我自己错了这么多,真的没有一点愧疚的感觉。反正更厌恶他,那种根本不想碰的厌恶。他依旧那么冷漠。

  我不知道他是否知道我的事情。有一次,我们吵架,我一怒之下就冲口而出“我都和别的男人上床了,你能怎样?他竟然就那样一言不发!那一刻,我觉得自己快疯了!”

  话音戛然而止,她拿起茶杯一饮而尽,我知道,她在平抑自己的情绪。

  几分钟后,她平静了许多,开始回答我的问题。

  我知道那是欲望。可是,你知道吗,那时我的孩子已经6岁了。整整六年!不过,那次争吵之后,我开始觉得没有什么意思,就再也不再和外界联系,生活重新回到原点。

  他对我也有好转,虽然仍然不和我同床。但是,不再总是沉默,我们之间开始有了交流。我以为,一切都开始向好的方面发展!直到――

  她再次停顿,眼角竟然有一滴眼泪落下。

  沉吟了一下,她擦干了眼泪,继续说了下去。

  直到有一次他带客户回来,那是个对他举足轻重的客户。他很小心的交代我要好好招待这个人,说后半年的工程全指望他一个人了。我和他陪那个人在我那个小镇转了几天,玩的很开心。可是,工程的事情却好像没有什么进展。那个人依然不置可否。

  慢慢的,我有一丝察觉,这人对我很感兴趣。这一点,女人都是很敏感的。我想,他也有察觉的。临走的时候,那个人盛情邀请我去上海玩。我没有说话,他很热情的替我答应下来。

  然后,他开始劝我去上海找那个人,一个人去……

  她的声音开始呜咽,泪水已经不可抑制。她没有擦。

  我去了,事情办成了。

  可是我再也没有回家,直接来到了这里。我想去一个从没有去过的地方,一个没有人认识我的地方。

  我无语,只是默默的递给她纸巾,让她擦擦泪水。

  茶,已经凉了,我起身去重新做一些热水。我知道,这时,她只需要面对自己。过了很久,回来的时候,她貌似好了很多。

  “真不好意思,打扰你一下午,听我唠叨。”她笑了笑,“都是过去的故事了。他既然已经找到我,那过几天也许我就要走了,讲给你这个“陌生”的朋友。留个纪念吧。”

  “要走了?”

  “恩,孩子把我呆的地方告诉她爸爸的。离开两年了,她想我,我也想她。终归,那是我的家。”

  “恩……那好吧。忘记过去吧,我祝福你们。”我想了很久,终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“我也该走了,再见吧。”

  “再见。”

  她送我走出茶馆。

  外边的雨一直在下,我走在雨中,夜色笼罩下城市,一切都是那么模糊,那么无助。

  风,很冷。

  一周后,“午后鸳鸯茶”不复存在。

  我开始学会喝苦丁。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