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骚女手游 » 正文

老公的情人竟养着我们全家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22 19:44:09  

 尚明明化着精致得不露痕迹的妆容,太阳镜恰到好处地卡在头发上。和她聊天,没有一点压力。这是我迄今为止,最轻松的一次谈话。

丈夫天生有女人缘

有些男人是靠内在吸引女人,有些男人则是靠权力吸引女人,而我的老公碧波似乎天生就有女人缘。他长得漂亮,身材高大,眼睛总像蒙上了一层灰蒙蒙的忧郁,像一眼见不到底的湖水,让人忍不住想亲近。他成熟,细心,不浮躁。在与女人相处时,总保持着一定的距离,像一个谦谦君子。

碧波是一名健身教练,因为他的基本工资很低,要靠接收学员来提高收入,所以他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健身场所里度过。他的学员中不乏年轻漂亮的女孩子,自从我们谈开始,便常常有关于他的绯闻传到我的耳边。每次,碧波都用他那双诚实的眼睛告诉我,那些都是传言。而且,我也的确没有发现他有的行为,因此,我非常相信他。

可是,碧波太惹女人喜爱了。很早开始,就有一个大他两岁的嫂子看上了他。那嫂子名叫刘丽,喜欢健身。只要她去健身,便点名要碧波指导。看到碧波指导别的女孩子,她会很有礼貌地走到那女孩面前,说:“碧波是我的专业教练,他只能指导我。你能换一个吗?”大部分女孩看到刘丽的气势吓人,大都选择了离开。

刚开始,碧波提出过反对意见。刘丽大气地说:“以后,你所有的课时我都包了!我不会让你有损失的!”果真,以后只要是碧波当班,刘丽都会穿上漂亮的健身衣,有板有眼地按照碧波说的做。

如果刘丽有事不能来,她也不允许碧波和其他女性接触。为此,她专门在健身馆安插了眼线。只要一听说碧波带其他女性,她立马推开打得正酣的麻将,直接打一个的士就过来。然后当着众人的面,将碧波的手机摔了。别人不愿意为健身而惹麻烦,只好离开。

我开始并没有察觉他们之间有什么事情。有一次,我路过健身馆叫碧波回家。碧波没有直接回答我,而是偷偷看了一眼刘丽。我顺着碧波的眼光望去,发现刘丽的脸不知何时拉了下来。

我拉了拉碧波,示意快走。碧波挪动了一下脚步,想走。可是,刘丽大喝一声:“站住!”然后走到碧波面前,说:“我还有一套动作没做完,你现在不能走!”

碧波只得讪笑着对我说:“要不,你先回去吧!”

我气呼呼地回到了家里。晚上,碧波无奈地告诉我,刘丽相当于他的大客户,他不能得罪。如果得罪了她,我们一家去喝西北风?我一想,他也是为这个家,要不然也不会受刘丽的气。无奈,我允许他可以继续和刘丽交往,但是无论何时,他都不能做出对不起我的事情。碧波连连点头,答应了。

  情人为了他而离婚

后来,我听说刘丽混得蛮“开”。她时常威胁碧波,如果想分手,就得考虑后果,到时候别怪她翻脸无情。碧波知道她说得出就做得到,也不敢反抗。

幸好,刘丽对碧波很好。自从她包下碧波的课时后,碧波从头到脚的衣服、鞋子都被刘丽承包了。刘丽自己舍不得穿品牌衣服,却舍得花1000元为碧波买一件衬衣。每当我看到碧波穿着新衣服回来,就知道是刘丽买的。

让人哭笑不得的是,刘丽还时不时送给我一些衣物和钱,说是感谢碧波的教导。我还得赔笑着接受她的礼物,毕竟伸手不打笑脸人嘛!可这收下来后,我又觉得不是那么回事:碧波和刘丽是什么关系,我为什么要接受她送的礼物呢?

碧波对此的解释是:“我是做这行的,学员送给我一些东西很正常。何况,我和刘丽真的没什么关系,既然是一般的学员送给老师的礼物,师娘为什么不能收?再说了,不收刘丽的礼物,她一恼,不再找我陪练,岂不是得不偿失?”哎,这东西收得真是窝囊!

刘丽见我收了她的礼物,更加肆无忌惮了。只要她在健身馆里,碧波就专属她一人。她时常对健身馆里的女性说:“碧波只能陪我!”

这时,偏偏有个不信邪的女人出现了。她叫汪芙,是个女强人,我们两家从前就有来往。她爱人对她基本上可以用“打不还手,骂不还口”来形容。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她迷上了健身,有段时间,她每个星期都要去两次。因为和碧波比较熟,她时常要他在旁指导。

有一次,碧波正站在汪芙旁边指导,被刘丽撞上了。刘丽毫不客气地对汪芙说:“请你离开!”汪芙不理睬刘丽,旁若无人地继续和碧波说笑。结果刘丽一把揪住汪芙,伸手要打。汪芙反手一甩,说:“咱们有本事出去打,看谁狠得过谁!”

刘丽横行健身馆数年,从未遇到过一个狠角。她也不禁有些心虚,不过当时还是撂下一句狠话:“要是再让我看到你们在一起,我绝不饶你!”其实,她一走出健身馆,就去调查汪芙的背景。结果让她吓了一跳:汪芙有四个弟弟,她根本惹不起。于是,刘丽不再缠着碧波。

这下我松了一口气。可不久,我的心又揪了起来:汪芙居然为碧波离了婚!

他要情人拿出20万元安家费

自从汪芙逼走了刘丽后,她和我们家的来往更密切了。孩子没钱读书,她马上送来报名费;看我们家电视旧了,二话不说就抱台新的过来;那时流行玩电脑,她兴冲冲到街上去买了一台送过来。我连连说,这礼太大了,受不起,请她收回去。可她说,如果不收下,今后连朋友都没得做了。我一听,感觉又回到了从前:这和刘丽送我们家东西有什么两样?

汪芙的爱人渐渐对汪芙与碧波的关系产生了不满。他曾要求汪芙不再与碧波来往,可汪芙依然我行我素。一天,汪芙在健身馆对着碧波笑时,被汪芙的老公看到了。他顿时气疯了,冲上去对着碧波就是一拳。汪芙生气了,觉得自己没面子,向她老公提出了离婚。她老公也在气头上,答应了离婚。

我一听说汪芙为了碧波要离婚,顿时傻了眼。以前汪芙至少会顾及丈夫的面子,不敢乱来。如果她连婚都离了,那还不乱了套。我强令碧波不准与汪芙来往,可碧波一脸苦相:“不与汪芙来往,我们吃什么?”要活着,“钱”在前,人在后,我只有让步。

后来,汪芙的老公后悔了,放出话来,只要汪芙答应从此不再去碧波那里健身,他就收回说出的话。汪芙对此嗤之以鼻,她觉得自己答应了他的要求,就是证明她有鬼。所以,汪芙死活都不答应这一条件。事情谈崩了,他们离了婚。

汪芙离婚之后,我对碧波说:“不管怎么样,在别人眼中,汪芙是为了你而离婚的。从今以后,我不希望她再出现在我的家里。”

碧波答应了。可随之而来的消息却让我目瞪口呆。汪芙得知我对她下了禁入令后,心生不满,她说:“你们夫妻俩还是夫妻,逢年过节都在一起,而我呢?为了你离婚,现在却孤身一人。”她还提到,曾有个身价几十万的男性追求过她,为了碧波,她拒绝了别人。她希望碧波给她一个交代。

我一听汪芙所说的交代,就知道她要碧波离婚。我连忙问碧波有什么打算。碧波说:“我当时就拒绝了她,总不能让我自己破坏家庭吧。”

我慌了神,看汪芙为人处事的方式,就知道她不是善罢甘休的人。我很担心她会对我们一家人不利。于是,我提出要和碧波远走高飞。碧波不愿意,他说躲是躲不过的,倒不如让汪芙拿出20万元作为安家费,可能会难住她,她不久便会退缩。

我不禁问她:“你恨碧波吗?”

我不恨他,真的。他真是个很顾家,又温柔又体贴的男人。无论在外面拿了多少钱,他都自动全额上交。你看,就连离婚,他都要求对方付给我20万元的安家费。

看到我哭笑不得的表情,尚明明叹了口气说。

我一方面相信碧波是爱这个家的,一方面又找不到一个正当的理由来解释自己的想法。真不知该怎么办!

记者手记:尊严无价

尚明明不住地唉声叹气,说这日子过得真是屈辱。每次从丈夫的情人手中接过钱物时,她都觉得是一种交易:她得到了我丈夫的“使用权”,我则出卖了自己的尊严。可是,为了让自己的行为“合理化”,她却用一句“这个世道,钱在前,人在后”来宽慰自己。

其实,尊严没了,利益即便有,也长久不了,而且麻烦还会越来越多。尚明明接了丈夫情人的钱,经济上是暂时宽裕了,却从此天天生活在担惊受怕中,一会儿怕别人对她的家庭不利,一会儿又怕家庭经济陷入困境,与其这样,倒不如从现在开始不接受这屈辱的钱。毕竟,尊严是无价的。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