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小梅鱼养殖 » 正文

我的柔情你永远不懂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22 19:07:19  

A

1985 8 月,我师范毕业后,分配到某镇小学教书。和我住隔壁的,是同事毛联康。

毛联康是民师,小鼻子斜眼,个子不足一米六。或许正因为这些,毛联康性格阴郁,很不自信。

但毛联康也有过人之处,他拉得一手好二胡。课余时间,毛联康每每拉起如泣如诉的《二泉映月》,宿舍门窗外就挤满了聆听的学生老师。

1985 年年底,毛联康的生活发生了重大转折,他的民师身份转为国家教师身份了。毛联康是那种给点阳光就灿烂的人,他的自信心陡增,常拉的《二泉映月》也变成了《美丽的草原我的家》。

19863月的一天,毛联康的人生又引来一次重要的转折。那天,我表姐来学校找我玩,和毛联康邂逅,两人居然一见钟情了。

表姐叫柳小晴,在街道开了家缝纫店。表姐齿白唇红,又有一副好身材,是个大美人。

和柳小晴确定关系后,毛联康精神更加抖擞,即便拉哀怨的《二泉映月》,其效果也如同欢快激昂的《赛马》。

不过,我不看好表姐和毛联康的将来。表姐的漂亮方圆几十里都是有名的,又有一手裁缝的好手艺,镇内镇外追求她的男人像春天油菜花上的蜜蜂,数不胜数。而毛联康不过是个普通的教师,长得又差劲。我怀疑表姐激情过后,会打退堂鼓的。

有一天,我含蓄地问表姐:“你爱毛联康什么?”表姐面若桃花,托着腮帮,无限向往的样子,说:“联康身上有一种特别的气质,是一般男人身上没有的,我特别痴迷他那种味道,其实我很久前就爱他了。好多个夜晚,我偷偷到他宿舍后面,听他拉二胡,他拉得真好啊!那声音好像钻到我心里来了,又好像是从我心里钻出去似的。”

我问:“你早就喜欢他?那为什么不早追求他?是不是因为他以前是民师?”表姐白了我一眼,说:“庸俗!表妹我告诉你,联康就是农民我也爱他,以前我没追他,人家不好意思开口嘛。”

王八看绿豆,对眼了,缘分真是天注定啊!

B

表姐和毛联康的恋情进展神速,婚期定在七一建党节那天。眼望着大喜的日子到了,可我却发现,表姐闷闷不乐,有好几次我问她话,她好像没听见一样,失魂落魄的。

莫非表姐反悔了?我追问,表姐不吱声。我佯装怒道:“你再不说,我告诉毛联康去,就说你反悔了,让他放手。”

表姐忽然撕心裂肺地抽泣起来,怎么劝都劝不了。她哭累了,眼睛空洞洞地望着屋顶,唠叨着:“联康,我对不起你,我该怎么办啊?”

“表姐,你再一惊一乍的,我马上找毛联康摊牌去!”我威吓道。表姐低着头,咬着嘴唇,用蚊子说悄悄话的声音,说:“一年前的一个晚上,我被一个畜生糟蹋了。我——我——我早就不是处女身了。我害怕进洞房后,联康发现我不干净,不要我了。”

我大惊失色,问:“那个畜生是谁?”表姐哽咽着,摇着头。

怪不得表姐和毛联康虽然热恋,但一直没有真正在一起呢,原来她是担心毛联康发现她这个秘密啊。

我说:“表姐,你是受害者,那不是你的错。如果毛联康因此和你闹翻,说明他不是真正爱你,这样的男人不要也罢。”

表姐还是摇着头,说:“不!我离不开他!”

我无语了。忽然,我想到了主意:“表姐,其实处女膜破的原因有很多,做农活都可以导致处女膜破裂的,要不咱们找个借口吧。”

表姐将信将疑地看着我,问:“真的?”

我说:“怎么不是真的,生理卫生教科书上写得明明白白的,有点文化的人都学过。毛联康都国家教师了,还能不相信?就这么办吧。”

表姐说:“那我不是欺骗他吗?”

看着表姐那痴情的样子,我说:“这叫善意的谎言!”

“好吧!”表姐小声地说。

C

毛联康是个孤儿,上无片瓦,下无寸土,他们的新房就设在表姐的裁缝店里。大喜之日前几天,表姐就开始收拾新房了。那天上午,我邀请毛联康一起去裁缝店,毛联康不知道,等待他的是我和表姐演的一场戏。

我和毛联康进了准新房,表姐正站在梯子上打扫屋顶,看见我们到来,她慌忙下梯子,在这之前,她已经将鸽子血涂在身体和裙底里。

按计划,表姐下梯子到半途,会一脚踩空,跌落下来。然后,我和毛联康会看到表姐下身和裙底的血,我会引导毛联康相信:表姐因为摔跤,处女膜破裂了。

计划如期进行,表姐一脚踩空,跌了下来,一声惨叫后,她蜷缩成一团,裙底“鸽子血”分外醒目。

我和毛联康都扑上去,毛联康惊恐地抱着表姐,问她怎么样。表姐吃力地摇摇头说:“没事。”

我拉毛联康到一旁,说:“老师,你看到表姐裙底上的鲜血了吗?我怀疑——我怀疑——”

我一时说不出口,但还是咬着牙说了出来,“我怀疑表姐的处女膜撕裂了。”

“胡扯!怎么可能!这个时候还想这事!荒唐!”毛联康咆哮着,丢开我,把表姐送到医院。

经诊断,表姐摔得很严重,脊椎骨骨折,她永远只能坐在轮椅上了,而且不能生育。

我后悔莫及,恨不得杀了自己。

表姐偷偷地安慰我,说不怪我,怪她自己。她为了保证跌下来的效果,在梯子上没有退到足够低的高度,而是从一米多高的梯子上“失足”,是自己害了自己。

事已至此,怪谁都没用了,我在为表姐心痛的同时,也担心,这样的表姐,还能拥有毛联康的爱情吗?

D

事实证明,我的担心是多余的。

几个月后,表姐出院了。毛联康以殉道者的悲壮迎娶了表姐。婚礼上,毛联康跪在表姐面前,吻着她的手背,眼泪汪汪地说:“小晴,我指天发誓,永远爱你!永远!”

毛联康没有食言,他对表姐的忠贞,令世人咋舌。

1988 年始,国家开始分外重视教育和人才。毛联康因为他的音乐才能,调到县文化局。我们当地有句俗语:“矮矮矮,一肚子拐。”意思是说矮个子有心计,会耍手腕。矮个子毛联康确实印证了这句俗语的真理性。

毛联康踏入官场后,长袖善舞,左右逢源,很快在仕途上跃马扬鞭。几年后,他调入省群艺馆,一路升迁至馆长。接着,毛联康再次从半官方机构的文化馆调入省文化厅,一路打拼,官至分管文学艺术口的处长。

但无论毛联康在官场上如何呼风唤雨,他一直一心一意地爱着表姐。

毛联康分管的文学艺术口,漂亮风骚的彪悍女子比比皆是。坊间流传着这样一则段子:有个跳舞的女子,不相信毛联康这么大的领导真能坐怀不乱。有一天中午,她闯到毛联康的办公室,几句挑逗的话过后,这个比毛联康高一个头的彪悍女子,拦腰抱住毛联康,直接将他摔到床上,然后,彪悍女子开始宽衣解带。没想到,毛联康从床上跳下来,一跳半尺高,跳高的目的是为了能扇得到彪悍女子的耳光。几番努力后,毛联康终于成功地扇到了女子的脸。此后,再彪悍的风骚娘们都不敢打毛联康的主意了。

段子真假难辨,但毛联康爱表姐却是实实在在的。

前年,表姐离开人世。许多人以为,毛副厅长会续弦,可他没有,依旧是茕茕孑立,形影相吊。

今年初,我到省城开会,毛联康请我吃饭,席间,我说:“毛厅长,你这辈子对得起表姐了,再娶个老婆吧,表姐在天之灵也会祝福你的。”

毛联康忽然放声痛哭,唠叨着:“不!小晴在天之灵是不会原谅我的。”

我问为什么。

毛联康狠狠地抽了一口烟,说:“老崔,我这辈子一直憋着一句话没敢对你和柳小晴说,现在我要说出来。”

毛联康的话,吓我一跳,我催他快说。

毛联康问:“还记得小晴从梯子上摔下来,你说她处女膜破裂那件事吗?”

我说记得。

毛联康说:“还记得我一口否定,说不可能吗?”

我想了想,隐约记起来了。

毛联康抹了一把老泪说:“知道我为什么一口否决吗?因为——因为我曾经在一个晚上糟蹋过小晴。她的处女身,那天晚上就被我糟蹋了。”

我目瞪口呆。

毛联康又说:“我很早就爱上了小晴,可那时我又穷又丑,根本没有资格爱她啊。好多个晚上,我偷偷跟踪她,没想别的,就想远远地闻闻她身上的香味。有天晚上,她一个人偷偷地去水塘洗澡,我失去理智,糟蹋了她。所以那天小晴从梯子上摔下来,我知道是你们演戏给我看——给我这个畜生看啊……”

我呆呆地坐在那里,想:毛联康是什么人?好人还是坏人?说他是好人,他为什么干出那样的坏事?说他是坏人,他真的用一生在赎罪。

也许,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好人和坏人吧!

我又想:假如毛联康和柳小晴都足够勇敢,早早地向对方示爱,这一场场悲剧还会上演吗?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